天天小说 > 韩娱之我为搞笑狂无弹窗全文阅读 > 韩娱之我为搞笑狂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 2449 章 传统不等于守旧 (中)

全新的短域名 天天小说 www.caroyo.com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天天小说 www.caroyo.com (全小说无弹窗)
  ,韩娱之我为搞笑狂
  外部压力的突然到来,让原本就有些蒙圈的守旧派更被动了,在内部目前处于劣势的都是守旧派,外部一加入不但瞬间节奏就带的飞起,而且一下子就加大了守旧派的劣势。
  不得不说李元冕这套内外结合的攻击方式让守旧派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招架了,他们根本就没想过这件事会扩大到校外的人都会参与进来。
  按照以前的模式,那应该是大家都会克制,尽量把问题在内部给解决了,都担心家丑外扬,甚至往往以捅破为要挟的都是守旧派,现在李元冕这么不按套路出牌起到了非常好的效果。
  外部的压力没让守旧派团结起来,更没让他们停下来好好想想对策,最为横惯了的存在,他们根本就无法接受这样的劣势,在无能狂怒的支配下,他们采取了最激烈的方式,同时也是李元冕最想看到的昏招。
  一个“你们懂什么叫教育,身为已经毕业的学生都不该看戏,就更不用说参与其中了”为了强调问题的严重性,守旧派还试图把毕业生群体给分化,反复强调这个时候跟着凑热闹的毕业生都是别有用心的,千万不要跟着这些带节奏的人走。
  李元冕也适时的给予了回应,表示只要是成均馆出去的学生,别管已经毕业多久了,都有权利在关于成均馆的问题上发表自己的意见,还声称守旧派这就是在防民之口,连话都不然人说了这也太霸道了。
  虽然守旧派的说法得到了一些人的认可,但是相比于他们十分强硬的不想让毕业生甚至是在读学生参与,很明显李元冕开放式的说法更得人心。
  反击的效果如此之差,让守旧派内部开始有些恐慌了,形势如此之严峻,让守旧派内部开始相互甩锅了,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一方面是守旧派现在连一个领袖都没有,根本就无法做到统一意见统一行动,另一方面也是之前守旧派面对危机的时候做过丢车保帅这样的事,也正是因为那件事才让原本就有内部矛盾的守旧派正式分裂,有这个前车之鉴在他们都会防着彼此。
  至少在没感觉到生死存亡危机之前,他们是绝对不会真心实意的合作,都怕彼此通过卖队友的方式来换取自己的脱身而出,守旧派此时还没意识到,李元冕这次可不止是想烧把火拿守旧派立威这么简单,而是想一役尽全功,彻底解决这个阻碍成均馆改革的顽疾。
  守旧派如此的不抗打,让李元冕不断的跟小凤打电话商量对策,一开始小凤也是怀疑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阴谋,还让李元冕开始自查,小凤怀疑不是内部出现了叛徒走漏了风声甚至还曝光了计划,要不然根本就无法解释守旧派这样的表现。
  之后跟裴勇俊在这个问题上交流了一下,小凤又把种种不合理从头捋了一遍,然后又看到了守旧派的昏招叠出,小凤才有些相信貌似是他和李元冕把守旧派给高估了,有些过于重视守旧派了。
  在李元冕的自查确定了不存在走漏风声的可能后,小凤在解释了一下高估对手这种可能后,十分干脆的建议李元冕开启总攻算了,如果情况真像裴勇俊说的那样,那么稳扎稳打就是在给守旧派机会,倒不如甚至对方内部混乱直接就让对方在混乱中死去。
  虽然小凤的建议很诱人,但是在政界玩心机玩阴谋玩出心理阴影的李元冕还是坚持要以稳妥为主,当然加速一下计划实行速度还是可以一试的,于是身为校长的李元冕和身为学生代表的金夏妍,一起发声,把守旧派是阻碍成均馆改革毒瘤这种说法公之于众。
  身为既能外又能内的重要人物,小凤也跟进了,摆事实讲道理,非常客观的分析了一下守旧派的一些做法给成均馆带来的伤害,为了凸显这些分析的权威性和客观性,小凤还故作中立之态,称赞了守旧派曾经为成均馆做出的贡献,但是也实锤了现在的守旧派真的已经是妨碍成均馆发展的毒瘤了。
  什么事就怕捅破,如果成均馆是韩国的第一大学,那真的没有改革的必要,甚至守旧派的做法还能称之为稳妥,但是外部情况不是这样了,在成均馆排名逐年下滑这个大环境下,守旧派必须要背这个黑锅。
  小凤还把近些年发展得很好的大学当成了例子,以此证明了改革的巨大作用和必要性,同时还惺惺作态的表示希望守旧派这些人能够把成均馆的得失放在第一位,而是在意他们个人的得失。
  被称作守旧派让守旧派十分的不满,虽然这个称呼一点都不过分甚至可以说是实至名归,但是他们一直以来都觉得他们只是尊重传统尊重传承,对一个国家而言什么最重要,当然是传统是历史,对文化来说什么最重要,当然是传承。
  正因为韩国人无比在意这些,才会让他们不断的试图把别人的历史强行当成自己的历史,把别人的文化偷过去抢过去当做自己的文化,把别人的传统和传承用最不要脸的方式强行说成是自己的。
  基于这样的大环境和想法,守旧派是坚决不会妥协了,于是在面对生死危机的时候,守旧派终于联合到一起了,虽然还是无法形成统一,但是也勉强能够做到放下矛盾一致对外了。
  虽然这个样的觉悟来的有点晚,但是在守旧派看来只要他们抛出传统和传承这样的大杀器,那至少也能挽回一些劣势,只要度过了这最危险的阶段,有了喘息之机的守旧派就有时间去想对策了。
  是和是战,和要怎么和,战要怎么战,这些问题都需要时间去考虑,但是遗憾的是李元冕和小凤这边根本就没想过要给他们喘息之机。
  小凤用中立的立场却用守旧派这样带有贬义的词来定义,而不选择其他比较温和的词汇,就是再等守旧派用出他们那套关于文化传统和文化传承的说法。
  看到情况如果像预计的那样发展,小凤毫不客气的抛出了“守旧不等于传统,坚持守旧不等于传承的论点”为了配合这个论点,小凤还抛出了一个经过专业人士打磨但是用词并不高端的论文。
  用比较形象的方式解释了传统和传承,又分析了一下传统和传承在现今社会应该有的地位和作用,然后又用对比的方式来让所有人看看守旧派所谓的传统和传承和真正意义上的传统和传承到底有多么大的差距。
  一开始守旧派还试图用名誉教授就是名誉教授,一点文化素养都没体现出来来攻击小凤,试图来以此全面否认小凤的论点和论调。
  在小凤调侃式的强调了一下是守旧派先动手的后,小凤就用华夏的文言文狠狠的吐槽了一下这些攻击他文化水平不行的守旧派。
  说实话虽然关注这件事的人很多,但是对于文化工作者的撕逼方式,很多人还是不喜欢的,一个个都在那摆事实讲道理,还动不动就要么引经据典,要么罗列数据,很多人看的都是一头雾水的,说实话还是小凤这个风格他们最能接受,在情感上也就自然而然的倾向小凤这边。
  对于很多民众来说,高不高深真的不重要,高不高级也不重要,在这个越来越现实的社会,更多的人都是喜欢在事不关己的情况下看戏的,真正参与其中的要么就是需要发泄负面情绪的,要么就是真的投入感情的,剩下的都是凑热闹的。
  既然是凑热闹当然就得有热闹可看,相比于守旧派那上纲上线的大道理,他们当然更喜欢小凤那一看就懂而且还言之有物的发言,就连小凤那看起更加高大上也是更加难懂的文言文,也因为附加了翻译对普通民众也十分的友好。
  明白了说是说不过了,于是守旧派开始用无赖招数了,无论你说什么,我就是拿传统和传承说事,无论你有多少证据来证明成均馆是需要改革的,而他们就是妨碍改革的毒瘤,但是守旧派就是不认同,就是说外行不动教育界的事,就算有几位教育家加入了,就说教育家不懂成均馆内部的事。
  不得不承认,这套无赖做法还真让人有些头疼,毕竟守旧派的实力还是有的,很多都是成均馆的老人,虽然因为作风和能力的原因都没爬到什么高位上,但是就算熬这么多年也熬出一些资历了。
  特别是有一些不想看到成均馆改变的人也参与进来了,这让守旧派也有了虚假的声势,好在在这些人反应过来之前,局势已经明朗了,要不然在这些人的干预下说不定这次还真有可能要像以前一样以平局收场,然后成均馆要么陷入了无尽的内耗,要么就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继续以往的日子。
  最终文化部的发声,起到了一锤定音的作用,这也是罗俊浩计划的一部分,要不如此以罗俊浩性格,就是再想坑儿子,再觉得跟儿子斗其乐无穷,也不会提醒小凤要尽义务,这其实就是换取文化部那些大佬支持的交易。
  文化部直接点赞了李元冕,态度鲜明的站到了改革派这边,还说成均馆身为韩国历史底蕴最深厚的大学,传承的应该是精神,而不是不合时宜的做法,尊重的应该是那些好的传统,而不是已经被时代淘汰的守旧观念。
  文化部下场相当于宣判了守旧派的死刑,在内外都不得人心的事实下,守旧派的顽抗就显得有些可笑了。当叶天失足从布鲁克林大桥上坠落时,不禁回头看了眼身后不远的曼哈顿,依旧那么繁华、奢靡,纸醉金迷、令人向往!
  但这些都与己无关了,曼哈顿放逐了自己!
  叶天心头顿时涌起一阵悲愤与绝望,这一刻,波涛微澜的水面似乎也不那么令人感到恐惧了。
  “去他么的美国梦!去他么的纽约!老子不伺候了!”
  半年来自己身上发生的一切,此时都开始在脑海中闪现。
  失业、破产、分手、房子被万恶的银行收走、惶惶不可终日的每一天、无数次被冰冷拒绝的求职过程、直至如今近乎一文不名、走投无路!
  这是暗无天日的半年,充满了失意与痛苦,没有哪怕一丝值得回忆的美好时光,更没有半分快乐!
  身上只剩下最后五十美元,明天将不得不走进救助站,去登记领取失业救济,否则将会被饿死在街头。
  这是自己完全无法容忍、也不愿意接受的生存方式,心底尚存的那一点自尊,绝不允许自己依靠施舍而活着!
  所谓的美国梦已经完全破灭,辛苦奋斗得来的一切,也彻底烟消云散!
  想到这里,叶天脸上立刻流露出一丝惨笑。
  “既然世界已经抛弃了我,那我也只能抛弃这个世界!”
  距离水面越来越近,眼看就要与之亲密接触了。
  愤怒与绝望的表情已经从叶天脸上消失,他现在非常平静,双眼一片死寂,没有悲壮、也没有恐惧!
  在落入东河的最后一瞬,叶天眼角瞥到天空划过一道白光,直冲自己而来,闪电般隐入了体内。
  “这是什么?怎么进入了我的身体?“
  但随即他就彻底抛开了这些。
  “随它去吧,爱谁谁!“
  “啪!“
  叶天重重地砸在了水面上,浪花四溅。
  一切都结束了!
  ……
  “噗!“
  一口河水猛地仰天喷出。
  下一秒,叶天幽幽睁开了眼睛。
  或许自己已身在阴曹地府!
  但紧接着耳边传来的声音让他意识到,自己还在人间,还在该死的纽约!
  “醒了!这哥们终于醒了,他真没少喝水!“
  英语,带有浓郁的布鲁克林街头味道。
  显然自己被人救了。
  “真他么窝囊,死都死不了!只能赖活着!“
  叶天苦笑着嘟囔了一句,说的是中文。
  此时他心中没有一丝劫后余生的激动,也没有任何对施救者的感激,有的只是无尽的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