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小说 > 南宋风烟路无弹窗全文阅读 > 南宋风烟路TXT下载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第1979章 黄河水洗刀,克夷门射戟(1)

全新的短域名 天天小说 www.caroyo.com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亲爱的读者们,赶紧把我记下来吧:天天小说 www.caroyo.com (全小说无弹窗)
  凶锋疾掠,势沉力猛,“此人在速不台之上。”林阡冷静预判、从容蓄势,万钧战意凝于一击,朝斜上方遽然排宕,“轰”一声响,饮恨刀芒与那人真气在半空相互撞翻,这场景:既切中其肯綮也被其迎刃而解——
  初步互探内力,竟在伯仲之间!当下二人都不再留手,眨眼就以强打狠又对决了十数回合,上下啄击,来回滚扫,压力过大难免刃卷锋弯。
  强光暗蕴万招?适才用“万”形容,实在侮辱来者,林阡见过天上下雨、天上下沙,还真没见到天上下刀的;而且下成了浩浩汤汤、横无际涯、朝晖夕阴、气象万千之感!
  早该不堪重负、分崩离析的擂台,是因有林阡屹立当中才岿然不倒,而不知从何时起,大部分围观者都代入了他的视角,每颗心都若有若无地提示说,好在“我”也不虚,刀法神妙,力道雄厚,不仅接住了摧枯拉朽的天上下刀,更还凭借着连番反劈、将劲敌强行扯落在地……
  首轮极速中止,来者的蒙面被砍开,降在擂台后还退了半步,林阡也鲜有虎口发麻,大叹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这时西夏武林有人看出不速之客的身份,接二连三发出恍然之声,仁多老庄主最为了解:“霸刀七篇,白玉京。”
  “……速不台的师父么。”林阡记起速不台在沙峰打出来过百鬼夜行篇等招式……每每挥刀,霸悍之风,扑面而至……
  林阡,你不是要废速不台满门的么!人师父来了。
  身为长生门的门主,白玉京方才应该也在某个高处当看客,只不过和林阡不曾发现彼此。然而,三个爱徒死于一刀,“五城”成了计量单位,原想继续看戏的他,哪里还坐得住?
  
  老者相貌,果然和他的名字一样有着极致的书卷气,周正儒雅。
  他显然没想到会被林阡挑开蒙面,休整片刻横刀再战,二话不说连环进手,凄厉锋芒刀刀毙命。说好的相由心生?!
  雷光电势源源不断,疯狂向林阡要害插,他既轰杀而来,林阡自要激斩而去,近身搏斗理应比凌空交戈更为猛烈,
  不料瞬息风云变幻,两刀即将交击的一刹,白玉京竟连人带刀幻化成一片碧色光华,伴随一声微弱、尖锐而又凄厉的鸣唱,如鬼似魅般飘荡到林阡的耳后——
  铛!林阡惊醒,回刀猛砍,挡得好极了……差点没把自己给震聋!对手风格切换如此迅捷,角度计算如此精准,教林阡没上当也头晕目眩,故而接下来一招不如一招。
  便这般一惊一乍三十多来回,脑力吃亏的林阡占不到丝毫优势,二人逐步平手,陷入漫长缠斗。
  “第一次见师父用第四、五篇。”赤老温从昏沉中醒,侥幸捡回一条命,却恐怕自己再也不能用独步圣功了……
  独步圣功和霸刀七篇,原都是出自这白玉京之手。后者是白玉京不同年龄阶段所悟“七大苦”,招式看似自残,对于弱者而言,往往还没学就劝退,但当遇上强者,参透由悲化怒、越悲越怒越强,则可横行天下,故名霸刀。
  霸刀总共分七篇,打遍蒙古无敌手的速不台只学了前三,这并非因为白玉京有所保留,而是白玉京平日也用不着。
  遇到林阡了,速不台才招到用时方恨少;遇到林阡了,就不是白玉京的平日——百鬼夜行是恐惧,万妖鸣泣是忧戚,鲛人夜哭是凄恻,前三篇都流于表面,后四篇,才是悲苦交加的人间惨剧。
  “出师未捷身先死;天下无不散之宴席。”白玉京用不着报出第四、第五的名,围观众人直接可以从感官中获得。擂台上血雨腥风愈演愈烈,如火如荼的刀光却终将合久必分化为烟霭……孙寄啸蹙眉:刚好克主公,害他患得患失。
  换往常,主公顾忌入魔,故不敢打太狠,也随他。可今日,遇到个旗鼓相当的对手,怎使得?
  “主公留神!”恰在这时第六十招,因白玉京第六篇名为“吊古战场之生灵”,竟使林阡心魔被刺,蓦然走神落到下风。待到杀气灌入眉间,孙寄啸惨呼声传到,林阡才匆忙闪过,堪堪把这刀格开——
  好家伙,又差点把自己闪瞎!所以后面有半炷香功夫林阡都不得不以守为主……青面兽时期后,单打独斗被压制,这好像还是头一次。
  而教孙寄啸吃惊的是,刚刚这句“留神”,不止自己一个人说。本能提醒林阡的阿绰等人,与他四目相对,悉数惊诧、尴尬低头,孙寄啸却一股暖流流过心间,哪怕主公暂时落在颓势,大局却也是:稳了!
  何况,主公实力比白玉京强啊,他这么快就凭十七层以下,打到了那人的最后一关;主公若想反败为胜,要过的,只是他自己的……心关。
  
  当是时,林阡果然在试第十八层是否可用,而白玉京,不出意外早已施展第七篇。
  刀光流转,血气纵横,风沙滚滚,烟尘茫茫,在场万余人一个都不敢再呼吸,于是乎不远处的黄河水声来凑热闹。
  前所未见的劣势下,林阡原还燥热难耐,忽然心神驰往另一个场景,那也是黄河滩上、关山月下,几里外金铁交鸣,他和个白衣女子清闲地斗蛐蛐。清闲,只因为远山大战胜券在握,这一路过来盟军从来都与他一体,过去、现在或未来,生者、烈士或未卜,无论哪段战事哪个人拎出来回忆和设想,都让他林阡感到充实、畅快、没白活……
  清新的山风顺流从林间吹来,沉闷的场景霎时一击即散,林阡神清气爽,指尖微颤,我十八层要巩固了?
  速不台差了点火候,他师父刚好够?!
  陇右来风,直趋河西。恰以浩浩长河、煌煌天道贯通!
  原还碍于心魔不敢恣意发挥,倏然意识到强敌正是来给自己练刀,加上情景交融,感觉妙到毫巅,不管这刀是魔是佛,都克制不住地从林阡手上井喷而出——
  “肃肃凉风生,加我林壑清;寂寥天地暮,心与广川闲!”
  越悲越怒越强是吗?我偏不让你悲,我要让这整片江湖包括你在内,都只被我刀濡染!我的刀,越清越闲越高。
  一招定输赢,白玉京杀气漫天席卷,林阡原还在以守代攻,猛一参悟,决然不遗余力,引刀驭九曲黄河,浪淘风簸,直奔银汉,从地掀天,扯天覆下——
  什么天上下刀,看我刀里下天!
  以霸制霸,以杀覆杀!白玉京对这最后一刻的胜负交迭显然意外,措手不及,打了几个盘旋竟还是倒跌在地,而场内外一瞬间谁都看得清清楚楚,林阡他,确实是个屠夫——
  成吉思汗把人间屠成地狱,他林阡将地狱屠成人间!
  
  黄河水洗刀,洗刀后,河也清——那一刀虽然凶猛,后劲却清澹隽永,如月印水底,星染泥沙,很明显也带着超强自控,当属天地色变后的天地交融。
  肃静多时,西夏武林如被激活,昆仑掌门凝眸击案:“人才!”仁多老庄主也酣然:“盟王好刀,老夫击鼓助兴!”
  乍见蒙古军像要在赤老温示意下前去增援,籍辣思义更是直接拍剑而起,回来欲同林阡并肩作战:“打不过就围攻?要点脸!”
  饮恨刀十八层稳态初次现世,加上满堂喝彩尽给林阡助兴、使之占足了主场优势,纵使白玉京还有余力也难免被打懵了片刻。
  而当赤老温以为师父完败想派敢死队以多敌少,孙寄啸却没立即上去掠阵,是因为,不需要。
  大部分虾兵蟹将还来不及靠近时,林阡便一刀乘风破浪掠袭而去,将白玉京本想攻敌必救的刀钉在边缘,入地三分。盖世锋芒,掷地回响,连带着把偌大一个擂台划开一道长界限,慑得那些蒙古武士们一个都不敢动——“林阡双刀在此候,半狗不敢过黄河!”
  对西夏群雄已经说得很清楚:赤老温想拆你们盟,我只想来拆你们的架;此行,他要你们分,他不行,我要你们合,我不虚此行!
  对蒙古军:不拿拜帖来?就吃闭门羹!潜台词却是:有种再来!
  
  势不在我,尽管蒙古武士们还有没脑子的缓过神来跃跃欲试,白玉京提起赤老温衣领毫不犹豫就撤,其它徒弟的尸体也不要了,毕竟早已绞成肉泥拾掇不完……
  林阡不曾立即追逐,一因这一战他也消耗过大,二因,他需要蒙古军回去调兵遣将、整整齐齐地出现在黄河岸边等盟军一举歼灭。
  恶敌一扫而空,会盟得以正常进展,阿绰虽慢半拍,却是铮铮铁骨,扑前见礼请罪:“阿绰被奸贼骗,此刻负荆请罪,愿为将军您牵马扛刀!!”
  “哈哈,牵马屈才,拜师就好。”林阡笑着说,虽然最晚才和阿绰对话,但早就发现阿绰可以练自己双刀。
  “当真?”阿绰受宠若惊,“可我……内力粗浅,外功杂糅……”
  “跟我以前一模一样。”林阡数了数,孙思雨、辜听弦、杨妙真、周虎、王坚、余玠、鲲鹏……阿绰应是自己的八徒弟。
  “相传盟王初出道时,内力近乎为零,竟是真的?”仁多庄主问时,竟把纸笔都带上了。
  “那我……”籍辣思义居然忘记要争龙首的事。
  “籍辣兄弟,先前我便说过,可拜我岳父为师。假以时日,必是一代剑圣。”见林阡给籍辣思义认可,加上昆仑掌门弃赛,武斗的第一名是这小子无疑。
  至于到底人多做龙首还是武功高做龙首,已经成了细枝末节。野利家主和仁多庄主本有私交,这时上来结识林阡,笑说自己小人之心:“是我们想岔了,您是宋金之盟的盟主,自不在意西夏的龙首之名。”
  “宋金盟主,是我夫人。”林阡摇头,实诚地说。
  好不容易才赶走恶狗的西夏群雄,哪个都没想到会在这里吃到狗粮!
  
  气氛其乐融融,内讧竟一去不返,西夏群雄尽数折服于林阡的武功和人格魅力,唯有嵬名令公早早离场,没被同化。
  他不是不震撼林阡的“黄河水洗刀,刀滤黄河水”,
  怕只怕,民间传言,黄河清,圣人出——当九曲黄河水不黄时,提示寰中自有真龙出!万一,林阡面善心恶、假道伐虢,实际是个比成吉思汗还要恐怖的外敌——
  俨然就是吧!林阡怎么就没立场守黄河?虽然脚下这片土不属于宋,可是河西与陇右一样,都曾归汉人所有!这勃勃野心,在林阡贯通河西陇右的刀法中就可以看出来。
  “义军们全叫不醒,我们官军,失了盟友,只能孤军作战。”嵬名令公边走边想。
  
  即便嵬名令公带官军离开,孙寄啸已觉收获颇多:“我以为经此一战,西夏义军一半会被主公收服,没想到他们被一战全收……”
  林阡摇头:“昆仑派的存在,本来就意味着,官军义军,没有界限。”
  “主公?”孙寄啸一愣。
  “光靠会盟,震慑不了铁木真。十多万兵马和老弱深陷黑水,曹王和天骄谈判吃力,需我从黄河一鼓作气杀回去才能彻底救。”对照盟军前车之鉴,唯有消除一切内部矛盾,这场黄河自卫与反击战才稳。
  言下之意:一半?不。要双倍。